习大大谈旅游:从县委书记到总书记的旅游经

发布时间:2016-05-25 来源:旅交网

习大大,从河北省正定的县委书记,直到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一路走来,对于旅游业有过深入、系统、成熟的思考,并亲笔写了多篇关于发展旅游业的文章。穿过那些历史细节和时代氛围,随着习大大从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省委书记直到总书记的足迹和视野,我们也能见证旅游业的三十年的起承转合。

正定:旅游兴县,“为城里人服务,掏城里人腰包”

1982年,习近平来到了河北省正定县,担任县委副书记,一年后成为县委书记,开始了主政地方的第一站。

1984年6月17日,31岁的正定县县委书记习近平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人民日报二版刊发的通讯《正定翻身记》中。

写作《正定翻身记》的新华社河北分社的记者赵德润至今还记得采访点滴细节。

关于对旅游业的认识,赵德润回忆当时的交谈情形:“我们谈到了发展旅游。正定有个大佛寺,他专门研究过,发现这里的龙藏寺碑是隋代的,历代文人多次吟咏,在书法史、碑刻史上都有很高的地位。南北朝时期的临济寺早于大佛寺46年,是临济宗的祖庭,在佛教界具有极高的地位。那还是改革开放初期,他就有魄力拨款修大佛寺、恢复临济寺。他说我花钱维护这些国宝,是在扩大旅游资源。城里人拿钱买雅兴,正定人增加了收入。”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有这种眼界的县委书记很少,其视野很广阔。用赵德润的话说“关于如何发展,他的想法也很超前。”

经过深入调查研究,习近平意识到,正定古建集中,交通发达,地理位置优越,在今后发展中要弘扬正定历史文化、凸现古城特色,要让古建从沉睡中复苏,重放光彩。他提出了旅游兴县、带动“三产”、服务省会,把正定打造成距石家庄最近的旅游窗口的思路。

习近平多次找到河北省委,详细汇报正定的历史文化和发展思路,得到了理解与支持,省直有关部门随后向正定拨出古建修缮专用款172万元。

利用这笔钱,正定对隆兴寺方丈院、天王殿、戒坛、弥陀殿等进行了修缮和彩绘,建了停车场,将这座千年古刹修成了一个旅游景区。这在当时还是一个新鲜事物。从此,来省会出差办事的,路过石家庄的,都纷纷慕名前来游览,正定旅游业逐渐发展起来。1984年,到正定旅游的人数大幅增加到40万人;1985年,游客突破50万。

赵德润回忆:“他(【旅游经】注:指习近平)说,正定南部、西部紧挨着省会石家庄,有29公里的边界线。县城离市区15公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城就要‘吃城’。‘为城里人服务,掏城里人腰包’,这是他说的话。”

赵德润还记得,那时北京说要拍红楼梦,他就想到把剧组的外景地弄到正定来,再花点钱,去找各方面的支持,建成永久性的荣国府、宁国府,留下一景。我稿子里为啥没写,是因为那时候还在筹款,还没有建成。1987版的红楼梦,很多场景都是在正定的荣宁二府拍摄的。

一个历史细节是,当时,正定县委和县政府还成立了筹建“荣国府”的专门机构。这时,《红楼梦》剧组内部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追加投资,修建“荣国府”一事有告吹的危险。习近平知道后,立即给北京的一位朋友写信,请他出面协调。这位朋友很帮忙,协调中央电视台同意一次性投资38万元,问题得到部分解决。

为争取更多资金,习近平还利用时任石家庄市委书记贾然来正定作报告的机会,向他汇报修建“荣国府”遇到的困难。习近平说,正定县归石家庄市(当时地市分设,正定归石家庄地区)管是早晚的事,修建“荣国府”对石家庄也有好处,现在资金不够,请贾书记支援20万元。贾然欣然同意。

习近平又与石家庄市红星机械厂联系,争取到40万元。这些资金都作为股份,投入到“荣国府”修建中。

后来,随着电视剧《红楼梦》的播出,正定知名度大大提高,当年就有130万人次前来参观游览,门票收入就达221万元,旅游收入1761万元,很快就收回了投资。

“荣国府”景区极大地带动了正定旅游业的发展,开创了80年代旅游业的“正定模式”。

福建:“念海经”,保持城市“个性化”

1985,习近平升任福建省厦门市委常委、副市长,开始了在福建的工作生涯,直到2002年调任浙江。在此期间,他曾先后任职于厦门、宁德、福州等地方。

在闽东地区工作期间,习近平提出一个颇有见地的理念——“念海经”,打造海洋经济“半壁江山”,确立了大力发展海洋经济的工作思路。

1989年1月,习近平主持召开宁德地委办公会议,听取计委提出的宁德地区年度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在随后整理的《地委办公会议纪要》中,他对纪要第二点“抓住机遇,在治理整顿中,把中央‘网开一面’的政策落实好”的表述,感觉欠妥,他亲笔改为“保证沿海发展战略顺利开展,保证改革、开放顺利开展”。

闽东现代意义上的海洋经济,从此起步发展。

2002年,根据对福建经济发展的形势判断,习近平(时任福建省省长)指出:要以建设海洋经济强省为目标,突出抓好海洋综合开发和海洋综合管理两个重点,大力实施海陆一体化开发、结构优化、可持续发展、科技兴海和外向带动五大战略,全面强化海域使用、海洋监察、海洋资源环境保护、海洋产业规划、海洋科技五项管理,重点发展海洋水产业、海洋港口运输业、滨海旅游业三大优势产业。

2002年4月在宁德调研时,习近平就强调:大力发展港口工业和滨海旅游业,不断完善港口城市体系建设。现在滨海旅游条件最好的是霞浦,要好好开发。港口体系一定要合理开发,合理配置,不要造成浪费。如果现在不具备开发条件,宁可贮存那里,也不要乱开发,一定要把岸线布局规划好,这项工作可以与城市化的推进结合起来,港口城市可以借助港口资源的开发利用,在城市化进程中走得更快、做得更好。

事实上,习近平对于旅游规划也是非常重视的。同一篇讲话里,他就指出:景区内楼也不能盖太多了,要按照世界一流的标准,搞好旅游规划。

在福建期间,习近平更引旅游界关注的讲话是他在福建省旅游发展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由于思想很解放、改革精神很足,引起了较强的讨论热潮。现在看来,依然有两个最大的亮点。

一个是,习近平当时就提出了要重视旅游信息化工作:要积极应用电子信息手段,发展电子商务旅游网络。近来年,欧美等发达国家和我国网民数量在不断增加,我们要适应经济全球化的趋势,进一步搞好旅游信息网络,积极推广旅游电子商务与网络技术的应用。

另一个是,习近平提出旅游企业拓展资本介入模式、走集团化的路子、加大改革力度:鼓励非国有资本进入旅游业,逐步形成多种经营形式并存的旅游产业体系。要把旅游企业改革同改组、改制和科学管理集合起来,推动旅游企业走集团化、专业化的路子,加快组建旅游企业国有资产授权运营公司,营造旅游经济规模优势。

只需要指出的是,做这个讲话的时间是2001年。当时旅游业的认知水平,圈内老人们应该都知道。

还需要指出的是,在发展中,习近平对于保护非常重视。后来在给一本《福州古厝》的书写序时,他阐释了自己的理念:“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领导者,既要重视经济的发展,又要重视生态环境、人文环境的保护。发展经济是领导者的重要责任,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传统街区,保护好文物,保护好名城,同样也是领导者的重要责任,二者同等重要。因此,在经济发展了的时候,应加大保护名城、保护文物、保护古建筑的投入,而名城保护好了,就能够加大城市的吸引力、凝聚力。二者应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与之相映的一个例子就是,1989年,福州市有关部门批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拆除林觉民故居部分建筑,刺眼的“拆”字被写在了市文物保护碑上。

福州市政协委员张传兴立即写信给刚到任不久的市委书记习近平,并撰文《林觉民、谢冰心故居不容再拆》。习近平看到来信后,立即让市文管会核实,同时要求有关部门暂缓拆迁。1991年3月10日下午,福州市委市政府在林觉民故居召开文物工作现场办公会,习近平亲自主持。

当年5月31日,故居修缮工程动工。11月9日,在辛亥革命福州光复80周年纪念日当天,林觉民故居修缮完成,并辟为福州市辛亥革命纪念馆对外开放。

开馆当天,习近平书记除了参加剪彩仪式,还亲自给省外客人当起了讲解员。开馆一个月内,他又三次来馆了解观众反应,作出整改指示。

对于愈演愈烈的“千城一面”,习近平《福州古厝》序言中强调了“个性化”——“保护好古建筑有利于保存名城传统风貌和个性。现在许多城市在开发建设中,毁掉许多古建筑,搬来许多洋建筑,城市逐渐失去个性。在城市建设开发时,应注意吸收传统建筑的语言,这有利于保持城市的个性。”

1993年,还是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到平潭去调研,他指出:纵观世界,有的国家靠旅游立国,有的国家旅游业成为经济重要支柱。因此,要教育干部群众充分认识发展旅游业促进平潭对外开发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统一思想,统一认识。思想统一了,才可能有统一的行动。

一晃,20多年过去,这段话依然有着启示意义,说的是平潭,但却是旅游业美好愿景的极好注解。

浙江: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

在主政浙江期间,习近平总结出了城市、旅游业发展与文化遗产、古建筑保护相结合的路子。

而对于一些地方将经济发展和文物保护对立起来的行为,习近平的批评也毫不留情:“如果说以前无知情况下的不重视还可以原谅,那么现在有认识情况下的不重视,那就是意识问题、政绩观问题。”

这种理路下,对于十八大高压“反腐”大势下,还不收手的官员,习大大自然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习近平在主政浙江时曾以“哲欣”为笔名在《浙江日报》“之江新语”专栏发表232篇短论。我们从后来结集成册的《之江新语》和其数次调研讲话中还可以看到,这一时期,习近平对于旅游问题的思考更加系统、成熟、深刻。

2003年9月27日,习近平在考察杭州西湖综合保护工程时有一段讲话,至今听来仍颇具价值——“我们强调保护,并不是对这些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捂得严严实实的,一动也不能动,而是要在坚持保护的前提下进行适度合理开发和建设,通过适度合理开发和建设来实现更好的保护。不能把保护和发展对立起来,要坚持与时俱进,用改革的思路、创新的意识,把保护与开发、建设有机结合起来,不断开拓保护与发展‘双赢’的新路子,最终实现生态效益、环境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辩证统一。”

在这个理路上, 2004年10月9日,《发展“无烟工业”也要可持续发展》一文中,习近平对于旅游业的开发和保护也提出了更直接的担心:“旅游经济被称为‘无烟工业’,与环境保护冲突小,但并不意味没有矛盾。这些年来一些地方由于无序开发、盲目发展,造成对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损害的现象也时有发生。生态资源和人文资源是发展旅游的基础,一旦破坏,旅游经济也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最终,习近平的立论定在开发与保护并重、两相促进的维度上——“发展旅游经济要坚持开发与保护并重,开发是发展的客观要求,保护是开发的重要前提。只有科学合理的开发,才能促进旅游经济的快速发展。只有积极有效的保护,才能保证旅游经济的健康发展。我们要按照‘严格保护、合理开发、持续利用’的原则,把我省丰富的生态资源和人文资源开发利用好,更要保护好,走资源节约、生态平衡、集约发展的道路,保证我省旅游经济可持续发展”。

2005年8月24日,习近平在《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中延续了这一向度的思考,并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总结——“绿水青山可带来金山银山,但金山银山却买不到绿水青山。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既会产生矛盾,又可辩证统一。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下,我们必须懂得机会成本,善于选择,学会扬弃,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坚定不移地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

其实,这段时间,习近平写的短论中,还有两篇直接以“旅游”为标题进行论述。这两篇文章值得一读。

在《发展旅游经济要坚持创新与继承相统一》一文中,习近平甚至直接进入旅游产业形态内核,具体论述了发展路径:要敢于“无中生有”,充分利用当地的旅游资源,大胆开发旅游项目,但“无中生有”不是简陋低俗地建几座庙宇,塑几个菩萨,甚至宣扬封建糟粕,搞迷信活动;要善于“移花接木”,借鉴国内外现代旅游发展经验和做法,大胆吸收 世界人类的文明成果,但“移花接木”不是盲目生搬硬套地模仿别人的旅游项目,开办几个娱乐场所,甚至传播资产阶级的腐朽文化;要注重“推陈出新”,传承历史优秀文化,赋予时代发展内涵,但“推陈出新”不是胡乱“拆旧建新”,建几条假古街,造几座仿古楼,甚至用假古董破坏真古董,毁掉珍贵的文物。

在《重视打造旅游精品》一文中,习近平指出:随着经济发展和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以观光为主的旅游巳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求新、求奇、求知、求乐”的旅游愿望,要求我们不断推出更多更好的旅游产品。

现在看来,这段论述似乎并不“出位”,但把这段渐成共识的判断放到2004年的时代背景下,还是能看出习近平的视野和学习能力。关键是文章其后列举的旅游产品,有的现在依然是新业态的内容。

中央:旅游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指标

2014年,习近平在马尔代夫进行首次国事访问,在下榻饭店会见中国驻马使馆工作人员、中资机构和华侨华人代表时说:“我插一句啊,也要教育我们的公民到海外旅游讲文明。矿泉水瓶子不要乱扔,不要去破坏人家的珊瑚礁。少吃方便面,多吃当地海鲜。”

习近平的话幽默简短,体现了对于国人海外文明旅游的关注。

习近平的爱好之一就是旅游,他曾在接受俄罗斯媒体专访时说:“谈到爱好,我个人爱好阅读、看电影、旅游、散步。”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去年两会期间,在习近平出席的一次小组讨论会上,来自湘西自治州的田岚委员发言时,回忆起总书记去年考察湘西贫困地区的情景说:“总书记没去凤凰,这是全州人民最大的遗憾。”习近平说:“我是怕给旅游的群众带来不方便,影响群众旅游不好。”

习大大真是棒棒哒!

还有一个小插曲,能说明习近平的保护意识是强烈的。2014年2月25日傍晚,习近平来到首都博物馆参观北京历史文化展览。在珍贵馆藏文物展台,习近平提醒因为忙着拍照而离文物过近的记者们:“小心别碰到,砸了我得负责”,幽默话语引来大家一阵笑声。

事实上,习近平到各地考察和看望群众,仍不时“指点”旅游业。2014年1月26日,习近平到地处边陲的内蒙古阿尔山市伊尔施镇看望生活在林业棚户区的群众。视察阿尔山林业局时,他感叹“阿尔山自然风光四季都很美,阿尔山的旅游业一定会火起来。”这句话是深深鼓励当地的政府和群众。

时隔一年之后,“童话阿尔山”、“南有西双版纳、北有莫尔道嘎”、“中国冷极”、“根河房车露营基地”……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一条条引人入胜的宣传语渐入人们的视野,内蒙古大兴安岭迎来五湖四海的游客,森林旅游正在持续升温。

这种情况,外媒也关注到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就发表了题为《中国“第一游客”:习近平主席正如何改变旅游业》的文章。

作者玛吉•黄指出:“作为处于空前增长和变革期间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引导一系列变革倡议。但几乎没有任何产业能像正呈爆炸式增长的中国旅游业那样感受到他的深远影响。”

作者从“米-近平”美食指南、庆丰包子铺、马尔代夫“宣传员”、人力营销行动、澳门博彩业“冷却器”、帮助情侣、建筑指导、第一夫人影响等八个方面进行阐释。外来者“陌生化”的视角,虽然在具体打量问题上会有隔膜,但是往往能搜集被我们忽视的碎片,甚至更会接近本质。

事实上,在外交层面,“互办旅游年”正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抓手。

在“中国旅游年” 韩国开幕贺信中,习近平表示,中韩文化交流源远流长。中国自古推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韩国诗人崔致远盛赞半岛“东国花开洞,壶中别有天”。韩国民众很能理解中国文化的深厚底蕴,中国民众也很欣赏韩国文化的独特魅力。这些为两国扩大包括旅游在内的人文交流奠定了坚实基础。习近平希望双方以此为契机,全面扩大旅游合作和文化互鉴,为促进双边关系发展、增进人民友好感情作出新贡献。

其实,在宏观政策层面,对于旅游业更有标志性的是2013年的俄罗斯中国旅游年。2013年 3月22日,习近平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与普京共同出席俄罗斯中国旅游年开幕式。习近平发表了带有系统思考的致辞,他指出:“旅游是传播文明、交流文化、增进友谊的桥梁,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指标,出国旅游更为广大民众所向往。旅游是综合性产业,是拉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旅游是修身养性之道,中华民族自古就把旅游和读书结合在一起,崇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段话基本就是对于旅游业性质、定位的“一锤定音”。研究产业政策的人自然很熟悉这段话,无需赘述。

在2015博鳌亚洲论坛上,习近平向世界“推介”起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三个数字,其中之一就是旅游数字——“未来5年,中国进口商品将超过10万亿美元,对外投资将超过5000亿美元,出境旅游人数将超过5亿人次。”

看来,习大大真是“器重”旅游业,这跟他多年来对于旅游业的系统思考自然有很大关系。

投资商目录更多>>

  • 杭州东方文化园有限公司

    杭州东方文化园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饮食、旅游业、宾馆。投资5亿开发建设杭州东方文化园度假

  • 浙江世贸饭店管理有限公司

    浙江世贸饭店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总部设在杭州,以四、五星级商务/度假酒店、酒店式公寓

  • 金地集团

    金地集团初创于1988年,1993年开始正式经营房地产。2001年4月,金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

  • 山东南山集团

    山东南山集团,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创业,不断发展壮大,现已发展成为集产、供、销、科、工、贸为

  • 浙江富阳新天地旅业开发有限公司

    浙江富阳新天地旅业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于开发、经营旅游风景区的企业,公司位于浙江

传真: 010-84098061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北大街107号科林大厦B座二、三层

邮编:100013

邮箱:web@lwcj.com

旅游投融资网(www.ibxo.com) New Dimension Planning & Design Institute Ltd.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3662号